新闻动态
 
公司新闻
行业动态
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> 新闻动态
新闻动态

“医无贫富一般心”——“小气”科室热心“大公益”

更新时间:2013-10-18 14:20:23点击次数:1817次字号:T|T

    大多数心脏病能通过手术取得较好疗效,但不少患者因家庭贫困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。面对慕名而来的患者,协和医院心外科想法设法减轻患者负担,并尽可能给予费用减免。

    “医无贫富一般心”,协和医院心外科以病人利益为最高宗旨,在医药费用使用上极端“抠门”,能省就省;每年投入几百万元做公益,尽力救助贫困患者;拒收患者红包,个人却常对贫困患者慷慨解囊……“小气科室”热心“大公益”,成就了患者口口传承的“金字招牌”。

   

 一根线一片药,能省则省

    在保证医疗质量的前提下,从一根线到一瓶药,从缝合方式到器材使用,协和医院心外科医生宁可多花时间折腾自己,也为患者节省费用。

    45岁的吴先生来自湖北枣阳,因患二尖瓣极重度关闭不全,今年11月在协和医院心外科接受了二尖瓣置换加三尖瓣整形手术。

    据专家介绍,此类手术通常需使用约15根进口手术缝合线,有的可能会用到约20根。因缝合线越长越方便缝合打结,不少外医生在打一次结后,会将多余的剪断丢弃。当天,张凯伦和刘金平两位教授小心翼翼缝合,整台手术下来仅用了3根进口缝合线和8根国产缝合线。

    “虽然进口材料比国产的好用,但有些部位国产的就可满足需要。”刘金平教授说,进口的每根150元左右,国产的仅6.5元,仅此一项就节省了1700余元。

    “线短一点,手术中医生操作起来会麻烦一点,但物尽其用,麻烦了医生,却造福了患者。”董念国说。

    类似“小气”举动在该科室不胜枚举。来自河南信阳的黄先生在这里进行人工血管置换手术,本来需要两根人工血管。手术医生蒋雄刚教授将一根血管剩余部分修整,替代第二根人工血管。虽然手术复杂程度增加,但为患者减少费用近万元。

    心脏手术中患者难免出血,有的医生喜欢使用止血胶,轻轻一喷就得两三千元。协和医院心血管外科明确要求,除非必须使用辅助止血药物,通常情况下须采用缝线、电烧等基本外科止血技术。

    再如,术后患者使用的抗生素,便宜的每瓶约30元,贵的一两百元。协和医院心外科则要求,能用低档抗生素的,决不用高档贵药。科室患者医疗支出药占比一直控制在20%以内,远低于卫生部规定的45%的上限。

    进口营养药,费用不菲。而协和医院心外科则明确要求,患者只要能正常吃饭,坚决不开营养药,实在需要药物调节的,只开科室自己配制的营养液,每瓶仅10元左右。广水市75岁的赵爹爹因患冠心病入院接受搭桥手术,护士每天耐心地用小勺一勺一勺给爹爹喂牛奶、稀饭,仅营养液一项就节约4000多元。

    能节省的绝不浪费,可用可不用的坚决不用,可输可不输的血坚决不输,能用国产的坚决不用进口的……协和医院处处“小气”,明显降低了患者医疗负担。以普通换瓣手术为例,整个医疗过程一般可节省近万元,而先天性心脏病则可节省5000余元。

    “来这里的患者,不少都有漫长的治疗经历,家庭已被折腾得不轻了。”杜心灵说,如果医生能让他们少一点负担,为什么不做呢?

   

    一场场公益,能减免则减免

    “因为贫穷看不起病的患者太多了。”出生于鄂州农村的董念国说,公立医院有责任尽己所能,让贫困患者能够看得起病。

    在院方的支持下,心外科从2001年起开展各类爱心救助活动,每年至少拿出200万元专项基金用于救助心脏病患者,减免贫困患者费用,对特困患者免费治疗。12年来,累计减免治疗费用3400余万元,4500名贫困患者在这里获得新的生命。

    来自黄石农村的陈绪兵就是受益者之一。今年7月,42岁的陈绪兵因患严重的瓣膜病,到协和医院心外科接受治疗。虽然医院为他申请了公益机构资助款项,但他术后仍一度欠费3000余元。科室并未因欠费停止治疗,而是向药房借药继续治疗,到陈绪兵康复出院时,欠费1.3万元。考虑到他的实际困难,医院最后对所欠治疗费用全额减免。

    2010年8月,年仅1岁半的骆浩、骆涛双胞胎兄弟因患多种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入住该科室,不尽快手术将危及生命。然而其父母只筹集到一个孩子的治疗费用。

    心外科没怎么考虑费用问题,为兄弟俩同时进行了心脏畸形矫正手术。术后骆涛由于心肺功能无法适应矫形后的心脏,几度濒临死亡,医院动用国际上最先进的体外膜肺氧合装置,代替其心肺工作了13天,最终保住了他小生命。医院为这对双胞胎兄弟骆浩、骆涛减免37.3万元。

    当时戴着护腰、在重症监护室守了4天4夜的杜心灵教授说,当时他只考虑救活孩子,根本没考虑费用问题,更没考虑自己的付出。回忆当时的情形,父亲骆杰满怀感激之情:“要不是医院尽心尽力治疗,孩子早没了……”

    而对贫困先天性心脏病患儿,协和医院更是倾力救助。三年前,心外科就开展了部分费用减免的专项公益活动。今年3月,卫生部发布先心病救助计划,为农村贫困心脏病患儿补助部分治疗费用后,心外科决定免除农村贫困先心病患儿的所有治疗费用,实现每个患儿可“零费用”救治。

    据统计,仅先天性心脏病患儿“零费用”这一项救助,医院投入就超过200万元,接受救助的患儿人均免除近5000元,最高达4万元。

    近年来,协和医院心外科减免优惠范围不断扩大,病种从简单先心病、瓣膜病,扩大到复杂先心病、心脏移植等。仅2012年7、8、9月三个月,全科心血管手术总量为680台,其中优惠减免手术为158台,平均减免额度为5000至10000元。

    对于优惠手术患者,心外科并没有因为“亏本”而降低服务质量,而是要求严格执行国家临床路径,且每台优惠手术必须由一位博导或正教授主刀。12年来,优惠减免手术的成功率为100%,无一例发生并发症。

   

不收红包,却时常慷慨解囊

    记者日前来到武汉协和医院心外科时,一名护士刚替医生将一个2000元红包退还患者,护士长李燕君随后在在科室《医德医风登记本》登记。记者翻看几本登记本,上面密密麻麻记录着由她退还的红包情况,仅上两个季度就达5.37万元。

    坚决拒收患者红包,是心外科的优良传统之一。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,给医生送红包的习气逐渐兴起,时任科室主任杨辰垣坚决抵制。他不仅禁止科室医生收红包,自己更是以身作则,还专门用硬壳笔记本做了一本“红包档案”,上面清楚记录病人送给他的每一笔红包,实在推不掉,就交给组织。仅2005年,他个人拒收的红包、礼品价值就超过20万元。

    如今,杨辰垣已退休,但拒收红包的传统却继承下来。李燕君记得,有一次她帮医生退还红包给病人,病人竟然担心,医生不会尽心尽力手术而哭了起来。后来,医生们都会术前假装收下,让病人和家属安心,术后再一一退还。实在退还不了的,就直接上交,充作医药费用。

    不收红包,而当病人遇到困难时,医护人员纷纷尽已所能,慷慨解囊相助。2007年春,一名来自河南的7岁男孩因复杂先心病到协和医院手术,当时父母均在深圳打工,家庭经济十分困难。虽然为他申请了治疗费用减免,但仍差三四万元。看到一家人连生活费都成问题后,杜心灵教授自己掏出1000元钱交给孩子的父母,其他医护人员也纷纷给予帮助。

    武汉市新洲中学农村学生曾林被确诊为严重的扩张性心脏病,在协和医院接受了心脏移植,医院为其免除了部分医疗费。曾林的父母为表达感谢,为手术医生董念国带来自家种的五斤糯米,董念国实在推脱不掉,硬塞给曾林父亲两百元钱,让他给孩子买点营养品。

    面对一些贫困患者,医生和护士也总是私下帮助他们。有的资助一百、两百,有的从家里端来热饭热菜,有的帮他们购买返乡车票。面对贫困患儿,医务人员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,为他们买奶粉、尿布、玩具,闲暇之时还帮家长照看他们……

(编辑:longcaiphp)

首页 | 关于我们 | 产品展示 | 新闻动态 | 营销网络 | 招贤纳士 | 联系我们
哈尔滨础润医疗器械有限责任公司 | 电 话:0451-86816616 辅助止血 止血产品  生物止血